澳门新浦新京8466
个人资料
jedicat
jedicat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500
  • 关注人气:6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新浦新京8466
正文 字体大小:

魔画(科幻文学秀)

(2017-05-24 11:33:20)
魔画
 
  这世界,有些人生活在虚像背后。

  莲娜今年九十二岁,已经步入“第二人生”二十二年的时间了,对于过去她既熟悉又陌生。

  在“第一人生”里,莲娜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星际拓荒者,有着无数匪夷所思的奇异经历,每当想起那时候那些冒险,莲娜觉得自己就像是宇宙拓荒长剧里面的女主角,一生都在经历着不平凡的事情。

  她常常微笑着看着那些宇宙拓荒长剧,有时候真的会会心的一笑,立体电视上的性感、美丽经历非凡的女子就像是自己的映象一样,尽管长剧经常拍得夸张离谱,但是依然使得莲娜喜欢得不得了。

  莲娜的“第二人生”选择了在一个类地球行星上定居下来,找了一份有趣又轻松的工作来作--政府义务民意调查员。收集民意,然后汇总成系统的报告,转达给相应的机构进行处理。

  莲娜很喜欢和人类打交道,这也许是她在“第一人生”的阶段接触了的太多外星智慧的缘故--毕竟和另外一种不了解的生物打交道要保持谨慎得体且要恰到好处的态度才行,这样的老是考虑多多的接触让莲娜有些心神疲惫,和同是人类的同胞们打交道感觉就要好得多,因为可以任性、可以犯错、可以胡闹、可以夸张、可以低级趣味、可以无聊、可以……

  这和政府倡导的“趁着年轻,在‘第一人生’中去宇宙开拓;然后辉煌的在‘第二人生’中享受生活的轻松和惬意。”的精神是相符的,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开办多门类民间画展是政府的试行政策,试图在移民行星上建立起一种独立于原住地地球以外的文化,所以画展上的门类确实多种多样。老实说,从艺术角度来看,大多平庸而缺乏真正的艺术闪光点,不过有些想法还是相当的不错的,比如长达十五卷的《宇宙拓荒女英雄》的史诗油画就很有趣,和合乎莲娜的轻微女权主义的倾向--她为自己曾经是宇宙拓荒者很是自豪。

  这点虚荣心让莲娜觉得有时候浅薄也不是件坏事,至少这种浅薄可以得到快乐。这快乐又是那么真实,感觉上比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记忆中的冒险经历要亲切得多。整个下午,莲娜在十五卷的油画前端详、细看、参照着每天都在播出的宇宙拓荒长剧的剧情会心的笑,她把自己的记忆抛在了脑后,让油画和宇宙拓荒长剧相映成趣,她把自己逗得经常会不知觉的笑出声音来。

  画展第二天又进了些新的画作,有些人在一幅画前面议论着,这个说:“这哪里是油画,根本就是摄影嘛,全息摄影。”“不对,不对,你仔细看那质地、看那光的处理、看那色调,确实是油画。”还有人说道:“油画能画得如同全息摄影一般,这技术还真是厉害。只不过,油画是艺术不是技术,把油画作品画得像全息摄影是最要不得的了。”

  莲娜来到画前面,看了第一眼,她发觉自己非常喜欢。她看得有些如痴如醉,她喜欢那用渐近的白和黄的色调调出来的恒星的感觉,像是在清晨升起又像是在黄昏落下。

  也许是风也许是云也许是雾霭,也许什么都不是,它们兰兰地时而有些黑地把恒星包住,它们若有若无,给画面平白的增添了许多的神秘虚无的感觉。恒星的光辉穿越了若有若无的大气,映射在水面上,放射出暗暗淡淡的光辉,这光不强不亮。

  虽然画面是静止的,但是那水面的淡淡的恒星的反光却像是在流动一样,光在动使得水仿佛也在动。水不是透明的,居然是有些黑黑的,水是黑的?那是水吗,更像是夜的具象化的一种存在,好像是夜,黑黑的夜,不是水映射着恒星之光,而是夜在映射,夜在流动,光也在随着流动。

  光随着夜在流动,这个意识的后面隐藏着什么样的居心,要表达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而虚无,破坏掉整个画面的神秘虚无感的是画面上大大的角色--骑在咔咔·卡身上的女宇宙拓荒者,看上既熟悉又陌生,居然和自己年轻时候的样貌有几分相似。

  莲娜看啊看,再看啊看,端详了好久,感觉上这一幅画其实是两幅画,一幅神秘而虚无,另外一幅既熟悉又陌生。说它熟悉,也许是因为宇宙拓荒长剧的剧集老是有这样的的场面,或者还有其他的;说它陌生,扣掉画面上角色,单纯地看这画的虚无和神秘让人十分费解,神秘主义和虚无主义在人类进入到“拜科学时代”(即科学已经真的什么都能解决之后)之后就消失了。这种陌生感也许是几个世纪前的神秘主义和虚无主义在遥遥地陈述着什么?在说些什么呢?是什么?

  莲娜看着那幅画的作者,那便是J,以前她曾经的同事。她看到画,想起那段过去,于是她打算去郊区的精神病院探望J,路上回想一下精彩的过去。

  那个时候,莲娜他们正在回航,他们终于找到了传闻中的咔咔·卡兽,那种长得很像是地球古生物恐龙的生物,它们的精神力量是那样的强大,队员里面只有严谨理性的莲娜自己能和咔咔·卡兽对抗,因为莲娜赢了,所以他们安然回航了。

  莲娜无法忘记那惊心动魄地对抗,咔咔·卡兽读取她的心灵她的记忆,然后用她最爱的诱惑她、用她最惧怕的恐吓她、用她最高兴的事情欺骗她、用她最痛苦的事情考验她、用她的伤心的事情打击她,到处是幻象到处不是真实,最可怕的是往往“十之中九是真实而一是幻象”,莲娜饱受着精神攻击和试探。
  咔咔·卡兽喜欢探索其他智慧的心灵,越是难以探索得它们就越发的受鼓动越发的要探察个究竟,它们极尽所能,花样和绝招倾斜而出,斗啊斗、斗啊斗,结果是……莲娜胜利了,咔咔·卡兽就像是被驯服的野马一样,被驯服前桀骜不逊、被驯服之后乖巧的像只可爱的小猫咪。不然,怎么会有那张奇妙的照片,它被挂在那里,昭示着人类的胜利。

  还是那个J,他从来都是个悲观主义者,根据他的理论,人类的知识在不尽的积累着,而人自身的能力却不见得又多少进步,该开发的潜能已经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已经开发殆尽了,这样下去人类迟早会面对一堆自己已经无法再认识的自己积累的知识,也许那个时候就是人类被宇宙淘汰的时刻了。

  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岁,然而受人自身的能力限制,在七十岁之后的生命基本上已经毫无价值,既知识已经达到了无法再次学习的程度,又在长达七十年的岁月里把固有的知识应用得彻头彻尾。

  因此,J想开发出“第二人生”,让人类就此拥有两次实实在在的生命,这就需要对记忆和知识的软清除系统。这种大胆的设想虽然在技术上没有问题,而伦理和道德上的问题也可以由时间来逐步解决,但是缺乏的是对应于人类记忆机制和知识积累的一种模型、一种逻辑算法、一种内在的思维模型作为参照。

  好在无穷的宇宙为J提供了咔咔·卡兽,先天的被宇宙十几万年自然优化过了的天然拥有“两重人生”的智慧生命咔咔·卡兽。如今捕捉到了咔咔·卡兽,将是人类对自身的一次革命,人类就此自行进化了,不是吗?

  莲娜笑了,她喜欢宇宙拓荒者这个职业,这种成绩感是绝无仅有的,也许自己这次事迹会被编成宇宙拓荒长剧来呢,想想自己会成为那种无聊肥皂剧的原形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呢。

  莲娜扶了一下额头,有些头疼,看来和咔咔·卡的心灵对抗的后遗症还真是不小。咔咔·卡,这种生命--莲娜抬头看向照片中的咔咔·卡,她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下子闪了过去,那是一个警告的讯号,是莲娜特有的感觉,这种奇异的感觉使她多次躲过了咔咔·卡的心灵陷阱,难道自己还在咔咔·卡的心灵测试之中吗?莲娜晃了晃头,希望能甩开那些烦人的东西。

  J紧紧地盯着莲娜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哭了,哭得就像是个受委屈的小孩子,这让莲娜手足无措起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让你如此伤心?”莲娜问道。

 “莲娜,莲娜,莲娜,只有你还记得我,他们都不来看我,我痛苦得想死,为什么,为什么单单是我,单单是我无法获得‘第二人生’呢?”莲娜看着哭得乱七八糟的J,他穿着一套白色的病服,坐在轮椅上--J患精神病已经好多年了。每次见到他,总是让莲娜不得不回忆起过去与之共事的那段经历。

  莲娜晃了晃不太清醒的头,很明显自己刚刚又陷入到对过去的回忆之中去了,而引起这段痛苦回忆的是一幅画,一幅油画,护士小姐说那是J最近完成的作品--没有想到J居然还会画油画。

  莲娜感到不舒服,非常不舒服以至于头疼愈裂,只好赶紧拿出“泛失忆后遗症药”,大口大口的吞了两把。

  护士小姐也赶紧递上水,招呼医师前来协助。忙活了好久,医生认为莲娜目前的精神状态不适合继续探望像J这样的精神病人,莲娜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乘坐自动悬浮车离开了J所就医的医院,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莲娜接受了医生的劝告,向工作的地方请了病假。她看着镜子中自己的那张脸孔,苍老且憔悴,额头和眼角布满了皱纹,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样。她为自己的过度衰老叹气不已,却在回卧室的时候,看见居然在她的客厅站着一个男人,她吓了一跳。

 “莲娜,人类需要你。”那个男人的声音是莲娜所熟悉的,同时却又十分陌生,因为那个是J没有患上精神疾病之前才有的声音,莲娜已经足足有二十年没有听听见过那既冷静沉着且又动人心魄的声音了。
  莲娜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意想不到的事件,呆呆地立在那里。J看见莲娜如此反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坐到了沙发上,他说:“没有想到你居然变得如此迟钝和脆弱。”他作了个手势,示意莲娜坐下来。

 “我们被骗了。”J说道,眼睛看向墙壁。莲娜顺着他的眼光看去,正看见那幅自己坐在咔咔·卡兽身上的那幅油画,J接着说道:“我们直到现在也没有脱出咔咔·卡兽的陷阱,他们还在迷惑我们。”

  莲娜看了看油画,不明白那东西是什么时候挂到自己客厅的墙上的,同时也想不清楚J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患有精神疾病,所以应该在郊区的精神病院才对,自己不是今天还去看过那个病病歪歪的J嘛,那个时候他痛哭流涕,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我的脸。”J说道。这个时候莲娜才注意到J那张既熟悉又显陌生的面孔,怎么回事,怎么是如此的年轻,正是当年同为宇宙拓荒者时的样貌。“再看看你自己。”应J所说,莲娜取出化妆小镜子,尽管她刚刚在洗手间看过了,但是J的样貌让莲娜生出些许想法,结果……

 “怎么会这样?”莲娜惊讶的问,因为镜子中的自己依然是那幅老得不能再老的样子。“你今年多大?身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J冷冷地问道。

 “我应该是九十二岁了,在第六移民地,担任政府民意调查员。”莲娜犹犹豫豫地说道,“应该是这样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你才二十九岁,在返回地球的飞船上,你是探险队的首席探险官,我们在执行捕获咔咔·卡兽的任务。”J冷静的说道,“你被咔咔·卡兽的幻觉给骗了。”

 “不对,你说的那些都已经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了。”莲娜反驳道,“虽然我记不得中间多少事情了,但是那是因为进入‘第二人生’的时候我消除了不少记忆的缘故。而你,因为进入‘第二人生’失败,患上了精神病。”莲娜一口气说了下来,没有给J插话的机会。

 “那些都是假的阿,都是咔咔·卡兽给你的幻觉。”J焦急的说道,“而我们现在正把咔咔·卡兽带回到我们的地球上,在那里它将更加的得心应手的制造假相。”J站起来,像是要把莲娜摇醒一样使劲的摇着莲娜的肩膀。

  莲娜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挣脱出来,和J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才说:“这不可能,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战胜了咔咔·卡。而你,我可以找出无数的证据来说明你的想法是错的,其他人可以帮我证明的。”

  “其他人!?”J老实而毫不客气的嘲笑着,“他们?你应该知道咔咔·卡兽的能力,心智稍微薄弱的人根本无法抵抗它制造出来的幻觉,而这些人之间彼此以幻觉互证的话,更加加深了那些幻觉的可信性,这正是咔咔·卡最可怕的地方。在对付咔咔·卡兽的时候,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

  J激动的站了起来,他指着墙上的油画问:“还记得这个吗?”莲娜点点头,那是她征服咔咔·卡兽之后的拍照留念,这张油画正是以那张照片为原形绘制的。

  “你自己本身是宇宙学家,我问你,看那个远端弯曲的地平线,可以想见这个星球的半径有多小。如此小的星球如何产生足够的重力来吸住大气、吸住水呢?我敢说,真有这么一个星球的话,应该都没有我们乘坐的圆形宇宙船大,看那水珠的下落,那重力背景根本就是错的。”J大声的说着,“咔咔·卡利用人类心灵能够自洽的能力对整个幻境进行完善和互证。但是,莲娜,莲娜你虽然陷于幻境之中但是依然还是保留了一丝警惕,这个画就是证明,你故意绘制了一幅错误百出的景象,来提醒别人。”

  “画不是你画的吗?”莲娜不解的说道。“是我参照一张你拍摄的全息照片画下来的,难道你不记得了吗?”J说道,“要我拿出照片来吗?”“你不是说这个世界是咔咔·卡兽制造的幻境吗,照片有可信度吗?”莲娜问。“有的,因为咔咔·卡兽没有那么强的能力制造整个幻境,这个幻境是建造在人类自身心灵的自洽的基础上的,虚虚实实的,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幻象,还有些居于两者之间,要看照片吗?省得你以为我的画中有假。”

  莲娜点点头,接过了照片,又抬头看了看油画,两者都是那么的奇怪。那幅油画是那么的写实,真的就是依照照片一摸一样的画下来的;而照片偏偏不像是真实的东西,更像是奇幻肥皂剧里面的剧照。本该奇幻的油画是那么的写真,本该反映真实的照片却又是那么的奇异,莲娜不由得头一阵阵的疼。不过,看到照片之后,她开始有点相信J了。

  J见莲娜有点相信他了,喜形于色高兴的不得了,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拉着莲娜的手,说:“谢谢你肯相信我。我有个办法能使你清醒些,我就是这么清醒起来的。”“什么办法?”莲娜问道。“跟我来,你就知道了。”J说道,于是莲娜跟着J……

  只见J把莲娜放置在一张类似病床的东西上,用扣带把莲娜固定住--J解释说因为过程上会很疼,所以要如此处置。“准备好了吗?”J问道,莲娜点点头。于是J按下了一个按钮,一阵阵奇异的刺痛从贴在莲娜头上的几个电极传了进去,莲娜连声的惨叫着。好一会儿,莲娜才恢复清醒,J在她面前看了看,问:“怎么样了?”莲娜一点力气也没有,更没有办法回答。然而J根本就没有等莲娜回答什么,自言自语的说:“看来得增加刺激的幅度才行。”

  于是J在控制台那里忙活来忙活去,突然停了下来,好了好一会儿什么,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了,于是拉开一个储物柜,里面掉出来一个医生模样的家伙,J拿掉堵在那个被捆得像个粽子的家伙嘴上的东西,问着什么。

  但是莲娜距离那边太远,她听不见什么。J好像明白,返回控制台,忙活了一会,向着莲娜微微笑着,说道:“莲娜,你这回一定会清醒过来的,会和我一样清醒!”旋即,按下了按钮。这次果然比上次的幅度要大,莲娜因此痛苦的尖叫着--强烈的电击使得莲娜一下子晕了过去。

  当莲娜恢复清醒的时候,她正骑在咔咔·卡兽身上,咔咔·卡趟水而行,背后是一轮落下的恒星的辉影,雾霭兰兰地、淡淡地……
 
 



                               (完)
后记:原为2002年第十期《科幻世界》封面而作。        
                      

                       jedicat  2002/7/24   第二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浦新京8466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